首页 > 戏剧歌舞 > 正文

著名梅派青衣李洁《梨园风华》专场上演

2020-11-12 18:43:55 来源:嘉嘉网

这一晚,紫金大戏院的辉煌舞台是属于李洁的,属于她投入演绎的每一个角色的。那一刻,她忘记了自己,她就是杨玉环、就是虞姬、就是西施,就是李铁梅、就是革命青年方斐……

  昨晚,南京紫金大戏院京韵悠扬、锣鼓铿锵,省演艺集团著名梅派青衣李洁的《梨园风华》专场演出在这里举行。李洁扮相俊秀、嗓音甜润、唱做俱佳,《贵妃醉酒》、《西施归越》、《飘逸的红纱巾》、《杜鹃山》、《红灯记》……每一折精彩亮相,一个美妙的眼神,一声甜美的唱腔,都博得戏迷阵阵喝彩,她与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联袂演出的《霸王别姬》,珠联璧合,更是把演出推向了高潮。

  舞台上,角儿是这样炼成的

  梨园界有句老话:10年能出一个状元,10年难出一个名角。李洁幸运地成为这样的角儿。

  李洁第一次“生辉”是在1995年。北京,首届中国京剧节上,新编历史剧《西施归越》演出结束,来自专家评委长达10分钟的掌声,让这位梨园小辈既惊喜又惶恐,加演一段《霸王别姬》,又是满堂彩。

  这是文革后首次全国性京剧大赛,参赛的多是《曹操与杨修》这样经过千锤百炼的“大戏”和成名多年的前辈,赛前,评委们对金银铜奖已心有所属,没想到最后一场竟冒出一匹“黑马”。评委们连夜开会,最后一致决定把“程长庚铜奖”颁给她。直到今天,梨园界提起此事,仍津津乐道。因为当时那个铜奖比今天的金奖含金量还要高。

  那一年,李洁23岁,名动梨园。之后,又接连获得了中国京剧之星、白玉兰奖、梅花奖等京剧界的最高荣誉。

  几乎所有京剧界前辈,都夸李洁聪明、有悟性,而扎实的基本功,又给了李洁一副在梨园飞翔的翅膀。

  李洁9岁时从睢宁县城选拔进省戏校,之前与戏曲的唯一接触是跟着妈妈看过一两次柳琴戏。在戏校,她每天早上6点就跟着同学们起来喊嗓子,学不会,老师就用土办法让她练猫叫,一学期结束,找到感觉了,待放假返校,小嗓又没了。学了一年不到,生病了,休学近2年。就是这段时间,让李洁产生了一种紧迫感,怕自己赶不上功课,怕学校不要她了,做梦都在唱戏。

  这份焦灼感激发了李洁的天份,返校后她跟老师学《三击掌》,在同学中最先学成,唱念做表,有模有样。老师心里窃喜:这孩子是块唱戏的好料。

  李洁生命中最重要的节点是成为梅派传人陈正薇的学生。

  陈老师在戏校的严厉是出了名的。每天早上5点半,李洁和两个师姐就要起来跑步、吊嗓子、练形体,等其他同学起来后,接着再练一遍。陈老师对拉了课的李洁还额外“开小灶”,唱《霸王别姬》需载歌载舞,陈老师就让李洁先练武戏,请其他老师教李洁《扈家庄》。这出戏边打边唱,难度很大,刚开始李洁练得上气不接下气,教的老师都担心李洁身体受不了,陈老师毫不心软:“练,真不行我叫救护车!”而在生活中,陈老师自己掏钱给李洁订牛奶,熬鸡汤,比母亲还亲。

  在陈老师的悉心指导下,李洁完全沉浸在京剧的世界里,《天女散花》、《廉锦枫》、《凤还巢》、《四郎探母》、《苏三起解》……梅派的经典剧目一点点注入到她的戏曲生命中。

  陈正薇教给她的不仅是戏,更是一种对京剧的热爱。

  今天,面对物质世界的诱惑,当李洁一年拿的工资还抵不上一个歌手一晚上唱一首歌的报酬时,李洁很坦然:“一个戏曲演员,想靠演戏买宝马、住豪宅,那是不可能的事,关键是你要想清楚自己要什么。当我站在舞台中央,我沉醉在自己的角色里,那是一种幸福,那就是我想要的。”

  正是因为沉醉于这种感觉,李洁特别喜欢去农村演出。每年春节后,省京剧院都要下乡演出长达两三个月,带着铺盖卷,住在农村学校里,在临时搭起的舞台上唱戏。春寒料峭,回回冻得不行,贴片贴在脸上像贴了块冰,但台下观众的热情足以融化寒冬:乡亲们围在台边,因为太挤,根本抬不起手鼓掌,只能扯起嗓子叫“好”。有时候前面的人被挤到台下面去了,那些人钻出来绕到后面再挤……“演员的幸福,就是在这样的时刻。”李洁陶醉了。

  创新,将现代元素融入古典京剧

  创新,是梅派的一大特色。梅兰芳先生就是创新的先行者,他在京剧的扮相、声腔、伴奏等方面作出了很多改革,使青衣的表演更加生动。

  作为梅派传人,创新的精髓在李洁的演艺生涯中也是一以贯之。

  1996年,李洁摘得第二届中国京剧之星。那一次,李洁表演的梅先生传统剧目《天女散花》,因创新手法而大放异彩。“梅先生的《天女散花》用的是一丈多的绸子,陈正薇老师将绸子改良成六丈多,难度高了,但在舞台上的呈现更美了。”在李洁手中,彩绸仿佛有了生命,忽儿云路,忽儿波浪,舞台上的李洁就像天女御风而行,飘逸脱俗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仙气儿,真正的“庄严妙相”。从此,李洁版《天女散花》风靡全国,成为各大京剧院团争相模仿的剧目。

  李洁的传统戏功底扎实,但她的可贵之处在于,不囿于传统,一直在创新。

  1995年,李洁主演新编历史剧《西施归越》。如果说演前辈的传统戏还是继承和学习,这部戏,让她开始学会了用新的形式塑造全新的人物形象。音乐在传统的基础上,加入了交响乐伴奏,显得更加时尚化。而普通话对白,对演员来说既是创新,又是挑战,弄不好就是京剧话剧,李洁用她精彩的表演,成功征服了专家和观众。

  11年后重排这部戏,李洁的表演更加细腻饱满,对角色诠释得更加深入了。她说:“11年后,我将自己的人生阅历,包括对角色新的理解,全部融注到戏中,对我而言,这也是一种创新,超越自我的创新。”

  有专家评价,《西施归越》用新颖的戏剧理念和清新的舞台方式,打造了一部现代戏剧精品,与当代观众产生了强烈共鸣。

  2008年,李洁主演的《飘逸的红纱巾》,则完完全全是一部现代戏,连水袖都用不上了。如何让传统戏曲与现代题材完美融合?李洁等主创进行了大胆创新,将歌剧、舞剧和交响乐元素融入京剧,并且新颖别致地嫁接了苏北民歌。剧中,李洁把梅派艺术运用到现代戏的唱、念、做中,特别是“红纱巾舞”十分精彩,该剧当之无愧地捧得了第五届中国京剧节金奖。专家评价该剧探索出了京剧现代戏创作的新路径,堪称“新世纪京剧现代戏的范本”。

  李洁说:“创新有个原则,那就是梅兰芳先生提出的,移步不换形,可以借鉴多种艺术形式,但它的根必须是京剧的。”

  德艺双馨,是艺术高度更是人生高度

  “省戏校81级有100多人,还留在戏曲圈的只有10多个,而站在舞台中心的,只有李洁一个人。”省京剧院副院长、李洁的丈夫严阵告诉记者。

  有时候,一个人就是一个行业、一个时代。从李洁身上,可以看到京剧在这30多年的沉浮。

  李洁学戏时,正好是传统戏曲复兴的时候,那是戏曲的一个小黄金时期。1988年,李洁在毕业前随省京剧团去香港演出,回来时给家里买了一台18英寸的大彩电,这在当时可是高档物品,父母把彩电运回家,整个街坊都轰动了。

  然而从她进入省京剧团开始,戏曲在流行歌曲、歌舞厅等的冲击下,已经开始走下坡路。当时黄孝慈、沈小梅等一批前辈名家的戏都排不满,在五六年时间里,李洁只能跑跑龙套,偶尔演演小折子戏。为改善生活,她像很多演员一样开始跑“电龙”——给电视剧跑龙套。然而当有人劝她,戏曲不景气,你干脆拍电视剧算了。最终,她毫不犹豫选择了留下。内心里,她明白,只有这方戏曲舞台,才是绽放她人生光彩的地方。

  京剧经历的,是一个快速滑落、缓慢拉升的过程,即使成名后,李洁仍要面对没人看戏的窘境,不止一次,台上的演员比台下的观众还多。“即使台下只有一个观众,也要打足精神,演出最好水准,这是一个演员的职业道德。为京剧守住舞台,也是一个演员的责任和使命。”说这话时,我们能感受到一个戏曲演员当时内心的失落与酸楚。

  在李洁的演艺生涯中,有一部戏仿佛是一个隐喻,见证着京剧的衰落与复兴。

  1997年,由李洁领衔的现代戏《青春涅槃》排练后,因资金和市场问题,无奈被束之高阁。

  2008年,同样由李洁担纲主演,该戏重新编排,融合歌剧、舞剧元素,改名为《飘逸的红纱巾》,在第五届中国京剧节上一举获得金奖。

  一部戏的不同命运,让我们看到,社会越进步、越现代,传统艺术的价值就越会得到重视,也让我们深切感受到,戏曲的春天真的已经来了!

  李洁给自己定的目标是“德艺双馨”。她说,这是一个艺术的高度,也是人生的高度,有了这样的高度,一个演员才能不断超越自我,不断去追求新的境界。李洁在自己挚爱的京剧天地里执著追求,宛如一朵纤尘不染的梅花绽放在钟灵毓秀的江南。


申请美国上大学托福要考多少分 http://www.topsedu.com/
嘉嘉网